多宝娱乐-多宝娱乐官网

一副颇感为难的样儿出来这个玄德公不瞒你说江

 刘备心说,行啊,孙伯符,还能举一反三?看到自己说武陵姓,你这边儿一下就出来个江夏姓.你要真这么说的话,自己还真是不好说什么了.
 
   
 
    不过刘备却还是对孙策说道,"如今江夏不管如何,终究是太平了很多.可武陵姓却是处在曹军的铁蹄践踏之下,难道对此,孙将军真想无动于衷?"
 
    孙策在心里是暗骂刘备,不过却还是坚定地说道,"非也,非也!我孙伯符对此怎能无动于衷!"
 
    刘备一笑,"那么备这便代武陵姓……"
 
    刘备是想说,自己代武陵姓谢谢孙策出兵,结果孙策当然是不可能让他说完,所以一下就打算了他的话,忙说道,"可是策却是有心而无力啊!如今江夏……"
 
    两人就开始你来我往,都是各自说了一大堆,都各说各的道理,去武陵如何,去江夏如何,不过暂时却是谁也没说服谁.当然主要是是谁也不想和谁轻易妥协,孙策他不想轻易和刘备妥协,说去武陵,哪怕他也是如此想法,可要是得不到多好处,他肯定是不会如此的.
 
   
 
    至于刘备那就更简单了,他一样儿是不会那么轻易就和孙策妥协的,哪怕他知道,孙策要什么,但是他就是不说,至少暂时他还没说出来.哪怕他此时确实是在心里已经有了妥协的意思,可他却一点儿也没说出来这个,就想让孙策对此着急.
 
    在刘备他的想法中,就是,自己不能让他孙伯符轻易如愿.上次在江夏,因为襄阳的事儿,就是自己轻易妥协了.不过如今在襄阳,因为武陵和江夏的问题,自己却是不能轻易就妥协.哪怕自己也认为,也知道,己方的实力是不如人家江东军,可怎么也得让他孙伯符明白明白,自己却也绝对不是好欺负的.
 
    自己不会那么轻易就妥协,就那么让他孙伯符看轻,想让自己轻易服软,轻易妥协,如今却是不比当初了.毕竟人不可能都是一成不变的,刘备也是如此.哪怕他知道自己不如人家孙策势力大,实力强,但却也还是顾及自己的一些东西的.
 
   
 
    更何况还是在自己帐下两大谋士的面前,他这个当主公的,肯定是要表现得强势一点儿,哪怕他也不过就是硬撑着,但是只要是能挺住了,那么就行.所以刘备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他就会把话锋转到另一个意思上去.
 
 
第九六〇章 孙刘商议进兵事〔续〕
 
    孙策此时真是,确实是有些着急了,而且他心里是更加郁闷。
 
    至于说为什么如此,还不就是因为刘备迟迟不肯和他妥协的原因吗。在孙策看来,今日的刘备,可以说是比之前哪一次都难缠,让自己有些难以招架了。不过还好,自己并不怕他什么,只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其人如此呢,这个却是孙策此时在考虑的东西。
 
    说实话,以双方的实力对此来说,孙策真就是不认为刘备能有什么底气和自己抗衡。但是如今事实摆在这儿,他刘玄德到了现在,也依旧是没和自己妥协,一点儿都没服软什么的,是还在和自己周旋着,那意思就是要拖着自己呗,要不还能是什么情况。
 
    虽说孙策却是也没指望着,说刚和刘备一提出来下一步进兵的事儿,刘备这边儿就马上和自己妥协了,然后给自己一大堆好处,最后双方皆大欢喜,然后联军兵进武陵。孙策根本就没想这么简单,可是如今他却是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他刘备刘玄德啊,这和自己想得不一样呢。
 
   
 
    可不是吗,先是周瑜和自己一唱一和,说要进兵江夏。然后徐庶,之后的刘巴,都说要兵进武陵。再后来是自己力排众议,也说去江夏对己方有利,最后连带着问了刘备,不过刘备这厮却是狡猾得很,本来以为他要和自己妥协了吧,不过不是。人家非但是没妥协,如今还和自己开始绕圈子了,之前还说进兵的事儿,如今却是扯到别的事儿上了。
 
    所以孙策还能不着急。还能不郁闷吗。他倒是不知道,刘备到底是有什么底气。和自己都能分庭抗礼了?要是他要势力没势力,要实力没实力的,是如何能和自己相抗衡。可如今的这个事儿,却是不得不让自己如此想。他刘备能这样儿,难道不是有什么倚仗了?
 
    也不怪孙策是如此想法,至少之前的刘备,虽然他也没轻易就和孙策妥协了,但是最后那一次不是他先早早就让步了呢。不过如今再看,却是和之前都可都不一样儿了。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让孙策怀疑,是不是刘备这边儿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
 
   [三国重马孟起]  首发 三国重马孟起96
 
    也不能怪孙策多想。毕竟他也真是不知道,刘备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儿。
 
    如果他知道,刘备是被他给逼成这样儿的,他也就都明白了。不会再去多想了。可是他却不知道,所以就只能是乱想一通了。
 
    其实孙策的想法也简单,你说你刘备要地盘,没有己方大,要人马没自己多,要武将,也一样是没自己属下多。所以他不认为刘备有什么能比得上自己的。如果非要说他刘玄德能超过自己的,那有一个倒是很明显,那就是他刘玄德姓刘,而且是天子承认的皇叔,至少孙策知道,这个自己却是比不上他刘玄德了。
 
    他刘备刘玄德是正牌的汉室宗亲,这点孙策明白,是怎么也比不过人家刘备的优势了。可要说刘备是因为这个,就敢和自己叫板,这事儿打死孙策,他都不相信。但是如今却是要如何解释刘备的反常举动呢,难道他真是在那儿硬撑着的不成?
 
   
 
    要说不是如此,可刘备这样儿,你怎么解释?可要说是这样儿呢,却感觉又不太像,所以孙策也是有些不懂了,他算是被刘备给整得有些懵。
 
    不过他看不出来的东西,却并不代表别人就看不出来,至少周瑜就是个明白人,而他对刘备心中所想,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所以他对此也只不过是笑笑而已,其他的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虽然周瑜也是看出来自己主公心中的疑惑来了,不过他却也没和孙策说什么,连个眼神都没有。在周瑜看来,自己主公最后肯定能明白刘备的意思,并且他刘玄德最后也一定是要和自己主公和己方妥协,所以自己倒是不着急这个。
 
    至于说自己主公着急,这个有什么的,反正不出一会儿,刘备看定是要先支持不住,所以只要自己主公支持一会儿,那么也就好了。
 
   
 
    果然,就在两人聊着聊着,孙策都是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刘备突然是话锋一转,“不瞒孙将军说,让联军兵进武陵,备却是也有些私心的!”
 
    孙策一听,差点儿是没站起来,心说刘玄德啊刘玄德,你终于还是要妥协了吗,可知我孙伯符等你这话,是等了多久吗?可不就是这样儿吗,之前孙策以为刘备要妥协,可结果刘备之前说了一些进兵的事儿,然后之后就开始绕圈子了,孙策对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平南)不过这时候好了,至少在孙策看来,他刘玄德是承认了,承认进兵武陵对他的好处了,武陵是他的。
 
    那么你刘玄德一承认自己有私心,那么就好办多了,联军兵进武陵,是你的地盘,那么既然己方是去帮你了,你刘玄德是不是该拿出些好处来,要不你好意思让自己出兵吗。
 
    这就是孙策的想法,至少他很清楚,刘备如今一说出来进兵武陵是有私心的,那么就可以直接说他是要和自己谈条件了,而不是之前那样儿,绕圈子,不和自己妥协了。
 
   [三国重马孟起]  首发 三国重马孟起96
 
    孙策闻言。是眼眉一挑,然后问道,“不知玄德公此话,却是如何说来?”
 
    刘备心说。你孙伯符却是明知故问啊。你等得还不就是我刘玄德的这句话吗,这个有错吗?
 
    “孙将军也知。那武陵却是备的势力,所以如今蔡猛的兖州军在其地肆虐,备也确实是想保住武陵一郡,所以和将军相商。能否出兵武陵?”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刘备当然是有什么就说什么了。没办法,必须得承认的是,人家孙策说上句,自己说下句,所以哪怕之前自己能撑着不假,不过能撑住一时。可能撑得了一世吗,所以自己终究还是要和人家妥协的,只是自己如今这也算是支持很久了吧。
 
    孙策一听,心说如何啊。你刘玄德最后还不是不得不妥协了吗。
 
    于是他做除了一副颇感为难的样儿出来这个玄德公不瞒你说江夏可也是我想夺取的地方这要真是出兵武陵的话却不知何时我军才能兵进江夏啊?”
 
   
 
    刘备心说,你孙伯符可真是,这就是在拐弯抹角向我要好处啊,我对这还不明白吗。
 
    在刘备的想法中,孙策根本就不用如此,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知道也了解孙策的意思的。
 
    可如今孙策虽然没明着直接说出来什么,可那意思已经是明确了,所以刘备他自然不会不说,所以他便说道,“孙将军,备亦知如此,所以备之意便是……”
 
    接着,刘备就给孙策许诺了不少的好处,不少的好东西,当然了,刘备这个绝对不是让孙策空欢喜,而是实实在在的,肯定不会不给他就是了。
 
    而孙策呢,听到了刘备的许诺后,虽然表面上他没有什么太多的欣喜,不过在心里却是乐开花儿了。毕竟进兵武陵,那是必须的,可是能从刘备这儿得到这么多好处,那却也是自己更希望的啊。要不没有什么好处的事儿,你让自己去做了,自己还真就是不甘心,可如今倒是好多了,好多了啊。
 
   
 
    不过孙策对此却也没有忙着下结论,同意不同意的,而是看向了周瑜。要说周瑜作为孙策帐下的第一谋士,自然是很受孙策的器重,几乎是什么事儿,孙策都得找他商议才行。所以刘备的这个事儿,自然也不例外。
 
    而周瑜呢,他听了刘备所说之后,看到自己主公是看向了自己。而自己主公是什么意思,自己还能不明白吗,所以他是给自己主公使了个眼色,而孙策自然是明白了。
 
    于是便对刘备说道,“玄德公,此事,策便交与公瑾了,所以玄德公还是与公瑾相谈吧。”
 
    刘备一听,心说好嘛,自己这边儿是刚开除条件,你孙伯符就转移到周瑜那儿去了。不过自己还能说什么,说不同意?可能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自己认栽了,真的。
 
    此时他是满脸堆笑,说道:“也好,如此就依孙将军!”
 
    不过在心里却是暗骂孙策,可在表面上却还是不能表现出来什么异常。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