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宝娱乐-多宝娱乐官网

眼泪始终在眼圈里打着转我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

 
 
    燕九说完之后,一脚便踢了过去。
 
    只见左青也不闪躲,直接抬起了左臂挡住了这一脚,燕九的这一脚的力量我太清不过了,我们俩被老鬼师傅那魔鬼训练之后,力量已经见长了很多,但是却被这个左青轻松地挡了下来。
 
    燕九被左青的挡了之后开始认真的对待左青。每一拳一脚打出的角度都非常刁钻,但是无论燕九怎么攻击左青,左青依然只是躲闪或者格挡,并不还手。
 
    两个人打了几个回合之后,左青终于是出手了。这是他来到酒吧后第一次主动出击,左青一个侧身闪躲燕之后头也没回的就给燕九后背一个手刀。燕九挨了一下以后顺势一个前滚翻,站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左青。
 
    左青看了看被划伤的左臂,他略有不满的说了一句:
 
    “你不该动刀的!”
 
    原来燕九被左青的轻视弄得很生气,所以就拿出了刀片,燕九的刀片一直是他的看家本领,这才伤了左青。而左青也是被燕九的刀伤了之后才还的手。
 
    “好了!小九!回来吧!”
 
    燕九听了我在叫他,不甘心的走到了我身旁小声的说道:
 
    “这个人的身手很厉害,如果他用全力的情况下我用刀也不一定能伤的了他!”
 
    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左青说:“你去填写一份入职申请表吧!然后回去等我通知”
 
    我说完之后便带着燕九去了楼上的办公室。
 
    “哥,刚才这个人只是来应聘的?”
 
    刚一进办公室就听见燕九问道。
 
    我看着燕九点了点头,接着燕九又说道:“这么好的身手来应聘保安?打死我也不相信,你说会不会是谁派来的?”
 
    燕九的想法和我一样,我也不会相信有这样身手的人会来我这里当保安。就算想当保安也可以去别的地方,现在的花海生意根本就不行,他怎么会选择花海?
 
 第二百八十章 背景
 
    我正想着,唐维胜拿着一张表格走了进来。放到我的办公桌上,他同时说道:
 
    “林哥!这是左青的入职申请表……”
 
    我看了一眼之后便递给了燕九:“小九!按照上边的地址去看看,打听一下这个人,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燕九答应一声,接过表格,便转身走了。
 
    我又看了看唐维胜,直接问道:
 
    “维胜,今天应聘的结果怎么样?”
 
    “林哥,今天来的学生还算可以。女的四个,男的六个。我一会儿下去给他们开个会,让他们今晚儿就带人来暖暖场子……”
 
    我点了点头,唐维胜又继续说道:
 
    “我想把这七个人规划为外联部,今天晚上谁带的人多,谁就是他们的部门经理,以后每个月按业绩来更换。还有我朋友给我介绍了个舞台团队,晚点过来试场子……”
 
    “行!按照你的想法安排吧……”
 
    毕竟唐维胜做过夜场,经验很丰富。这些事对他来说,还是不成问题的。
 
    唐维胜走后,我坐在椅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中,听见走廊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女人?能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的肯定是我的熟人,不是秦念就是骆雨寒。但我还是没动弹,继续坐在椅上假寐。
 
    “白……”
 
    走进来的人刚开口,就看到我靠在椅上睡着了,便停止了说话。
 
    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我还是听出了来的人是柳晓晓。我依旧没睁眼,但我能感觉到,柳晓晓距离我越来越近。等她靠近我身边时,我的身上多了一件衣服。
 
    “晓晓!”
 
    我忽然睁开眼睛看着柳晓晓。而柳晓晓精神正集中,她被我吓了一跳。手中的衣服也掉在了地上。
 
    “你怎么这么讨厌,装睡吓我,是吧?”
 
    说着,柳晓晓娇嗔的轻轻打了我一下。
 
    我笑了下,故意打了个哈欠说:
 
    “最近有点累,逗逗你放松一下。你怎么这么有时间来我这里?”
 
    我话一出口,柳晓晓立刻白了我一眼,略带不满的说道:
 
    “哼!你林白风是大忙人,没时间看我,那我就来看看你,怎么不欢迎?”
 
    “当然欢迎……”
 
    看着柳晓晓幽怨的表情,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了。
 
    或许柳晓晓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她便话题一转,直接说道:
 
    “白风,你猜今天谁去找我了?”
 
    我一愣,反问她说:
 
    “霍三爷?”
 
    一提霍三爷,柳晓晓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她马上摇头说:
 
    “不是,是黄可为……”
 
    我又是一愣。我已经好久都没有关于黄可为的消息了,他怎么忽然去找柳晓晓了?
 
    见我一脸的疑惑,柳晓晓便和我解释说:
 
    “我听阿汤说你们见到郭笑了,本来我也没当回事。可没想到,黄可为今天找我,他想让郭笑回盛世年华!你说可笑吧?最后意思的是,我拒绝了他,他居然说实在不行,他就去找土匪哥……”
 
    我微微皱了下眉头。我知道郭笑和黄可为之间有联系,但没想到,黄可为居然能为郭笑出头。
 
    我马上又问:
 
    “那你怎么说的?”
 
    柳晓晓一耸肩,无所谓的说道:
 
    “我告诉他,爱找谁找谁,总之郭笑不可能回盛世年华的……”
 
    说着,柳晓晓忽然看着我,又继续说:
 
    “白风!郭笑是黄可为的人,而你和黄可为一直不对付,这个人你也知道,他是锱铢必报的。所以,你还是小心一点的为好,有什么事就给我和阿汤打电话……”
 
    我点了点头,和柳晓晓又闲聊了一会儿,她便起身要走。
 
    其实我挺想留她一起吃个饭,但最近太忙,实在是没有时间。
 
    送柳晓晓到门口,她忽然转头又对我说道:
 
    “哦,对了,下周末刘功成生日,我打算给他庆祝一下,也没什么外人,就是咱们这些人老朋友……”
 
    我知道,刘功成在盛世年华尽心尽力,柳晓晓是想找机会补偿他一下我。我便立刻点头答应说:
 
    “好,我一定准时到……”
 
    晚上八点,酒吧准时开场了。我来到大厅后,发现气氛确实比之前好多了,新来的舞台团队已经开始上班了。而招聘来的学生,也带来了不少客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都是在酒吧里面忙碌着,随着人员的配备完善,花海已经渐渐地走入了正规。虽然生意不算多好,但每天至少也是热热闹闹的,已经完全像一个夜店的样子了。
 
    这天我刚从酒吧回到办公室,燕九就敲门进来。这两天,他一直在打听左青的事。一见到他,我便直接问道:
 
    “小九,查的怎么样了?”
 
    “哥,我办事你还不相信,啥时候掉过链子……”
 
    燕九自信的和我讲说。
 
    原来这个左青家里条件不太好,靠母亲打工和拾荒为生。他初中刚毕业,就被开超市的舅舅托关系送到了部队,听说后来给一个领导做了警卫员混的很不错。
 
    但是在左青当兵第二年,他母亲出了意外。而左青那会正在执行任务,没能回来奔丧。左青母亲的后事也都是他舅舅处理的。燕九又通过邻居,打听了一下他的舅舅,才得知,左青的舅舅就是当初霍三爷接手棚户区,弄死人的那个超市老板。
 
    燕九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想了一会儿,便直接打了电话。
 
    “是左青么?我是花海的负责人林白风,你现在如果方便就来一下花海,我在二楼的办公室等你……”
 
    左青也没废话,爽快的答应了。挂断电话后,燕九就问道:
 
    “哥!你打算用这个左青?”
 
    “恩!你知道我肯定要对付霍三爷!所以这个左青可以用……”
 
    其实很明显,这个左青不是无缘无故来我这里应聘的。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对于这样的人,我必须要用,还要重用。毕竟他伸手不错,加上我们还有共同的敌人。就凭这两点,我相信左青必将成为我的得力助手。
 
    和燕九聊了一会儿,左青便敲门进来了。
 
 第二百八十一章 自杀
 
    和上次一样,左青依旧是一脸的严肃。一见到我,他便规规矩矩的问说:
 
    “林老板,您找我?”
 
    看着左青,我心里不由的感触着。到底是当过兵的,说话站姿,都是一板一眼。我微微笑了下,直接问他说:
 
    “左青,之前来应聘,是不是有些事情,交代的还是不太清楚啊?”
 
    我话一说完,左青愣了下。接着,回头看了燕九一眼说:
 
    “林老板,我知道他这几天一直在我家的附近观察我,也知道他去核实了我舅舅的情况……”
 
    左青倒是也很直接。就听他继续说着:
 
    “你们猜的没错,我是想弄霍三爷,但是我知道我一个人肯定不行,所以我才来投奔你,同时我也想感谢你帮助过我的舅舅……”
 
    看着左青,我心里一阵欣喜。这种直爽的性格,正是我所喜欢的。
 
    “行!你今天就上班吧……”
 
    左青又是一愣,接着便欣喜的说道:
 
    “多谢林老板……”
 
    我笑了下,让他去找唐维胜报道。
 
    左青一走,我又对着燕九说道:
 
    “小九!跟我去一趟山里,晚上刘功成生日,我去给他求一道平安符……”
 
    我早就知道,刘功成信佛,听说信的还挺诚心。恰好翠湖山上有个寺庙,我便想给他求道平安符,毕竟他现在也算是江湖人了。平安或许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是下午,寺庙的人并不多。我和燕九去了旁边专售佛品的偏殿,选了一道平安符后。我俩便走了出来。
 
    因为也没什么事,我和燕九就在寺庙内闲逛了一会儿。路过一个大殿时,燕九忽然指着里面,有些惊讶的说:
 
    “哥!你看那个人是不是雨寒姐?”
 
    我顺着燕九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就见一个女人,正跪着菩萨面前,虔诚的跪拜着。虽然只是背影,但我还是看出这人就是骆雨寒。
 
    我轻轻的走了过去,小声的叫着她的名字。
 
    “雨寒?”
 
    我的声音,显然让正在跪拜的骆雨寒有些受惊。她回头一看是我,立刻惊讶的问:
 
    “白风,你们怎么在这儿?”
 
    我说出了我们的来意后,又问她说:
 
    “那你呢?你今天没上班么?”
 
    “我……我……”
 
    骆雨寒支吾了一下,又看了看燕九。
 
    “啊!我去车里等你们……”
 
    燕九会意,他说完转身就走。
 
    “白风!最近我总是觉得有事发生,所以来求求菩萨,再给你……再给你求一道平安符”
 
    骆雨寒小声的说道。
 
    看着骆雨寒,我心里一阵感动。其实每次见到她时,我的心里总能异常的安静,忘记一切的纷纷扰扰。
 
    “雨寒,谢谢你,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参加刘功成的生日会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邀请骆雨寒参加这种朋友间的聚会。骆雨寒自然也是高兴的答应了我。
 
    刚到盛世年华,就看见刘功成在门前东张西望的,看见我们下了车以后,立马就走了过来高兴的说道:
 
    “林哥!你可来了,就等你了……”
 
    刘功成说着话刚想给我一个拥抱,燕九就开着玩笑说:
 
    “怎么的?当上经理就不认识你九爷我了啊?”
 
    “哈哈!九爷你可别笑话我了……”
 
    刘功成又笑着抱了抱燕九。
 
    来到包厢后,就听见阿汤开玩笑的说道:
 
    “白风!还是你牛!我们都说刘功成今天是寿星,在这里等着就行,刘功成说啥都要去楼下等你们……”
 
    接着阿汤又看了看骆雨寒道:
 
    “功成你看,骆大记者都来给你庆生了,多有面子,一会儿说什么得陪骆记者多喝几杯……”
 
    能感觉到,骆雨寒对这种场合还是有些不适应。她就站在我身边,微笑着不说话。
 
    我们开了几句玩笑后,我便让燕九把礼物拿了过来。走到刘功成身边,看着他,我真诚的说道:
 
    “功成!干咱们这一行不说打打杀杀的多危险,但你作为夜场的保安经理多少也会有点摩擦,我和燕九今天去山上给你求了一道关公符,来,我给你带上……”
 
    我说完之后就把关公符给刘功成戴在了脖子上。
 
    能感觉到,刘功成很感动。看着脖子上的平安符,他嗫嚅的连续说道:
 
    “谢谢!林哥!谢谢……”
 
    “行了!俩个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赶快坐下喝酒吧……”
 
    柳晓晓一边笑着,一边起身倒酒。
 
    大家都很开心,边喝酒边聊我刚到盛世年华时候的事。
 
    饭中我总感觉刘功成没有以前结实了,就问道:
 
    “功成,怎么感觉你最近瘦了好多啊?怎么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啊?”
 
    柳晓晓也跟着问道:
 
    “是呀!最近我怎么很少看见你呢,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如果有什么事和姐姐说……”
 
    “没……没有!我这不是挺好的么?”
 
    刘功成挠了挠头,接着又说道:
 
    “来!我敬大家一杯,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我刘功成能又这帮朋友,是我上辈子积了德,只要大家有需要我刘功成的地方,我刘功成就是舍命,也绝对不会推辞的……”
 
    刘功成说完就干了一杯酒。
 
    “功成,你这话说得可是见外了,当初白风有难的时候,你不也是一直在他身边么,之后盛世年华你也没少出力。我们早就是一家人了!”阿汤端着酒杯说道。
 
    “对,咱们早就是自家的兄弟了……”
 
    我也跟着附和着。
 
    这天晚上,我们大家都没少喝。从盛世年华喝完,又去了我的花海。而最后喝的我怎么回的家,我都已经忘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吵醒了。我迷迷糊糊的拿起一看,是阿汤打来的。一接起来,就听阿汤在对面急迫的说道:
 
    “白风!出事了!刚才我表哥说昨晚有人跳楼自杀了!好像是刘功成……”
 
    阿汤的话吓了我一跳,我马上清醒了一下,接着就骂他说:
 
    “你是不是傻了,功成怎么可能自杀?”
 
 第二百八十二章 血债
 
    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因为昨天晚上,我们大家还在一起给刘功成过生日。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刘功成会自杀。我心里始终还是觉得,阿汤在开玩笑。
 
    我话一说完,就听阿汤低沉的说道:
 
    “白风,我知道你肯定是不愿意相信的。我刚刚听说时,其实跟你的感受是一样的。但这真的是事实,听说警方在家中找到大量的毒品!我这会正在去找我表哥,核实一下情况,你也赶紧过来吧……”
 
    我听到阿汤的话之后我整个人都呆住了,脑子里就盘旋着昨晚刘功成喊我的声音。我知道阿汤不是开玩笑,可我还是觉得不可能。
 
    就这样呆了一会儿,我才手忙脚乱的穿上了衣服,准备下楼。
 
    “哥!出什么事了!你等等我……”
 
    燕九已经醒了,急急忙忙的跟着我跑了出去。
 
    “功成好像出事了……”
 
    我虽然心里不愿意相信,但我了解阿汤,他既然能和我这么说,这件事可能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燕九也吓了一跳,他急忙问我怎么回事。我便一边下楼,一边简单的说了几句。
 
    下楼开车,我俩直奔公安局。刚到门口,就看见阿汤正皱着眉头,在那里来回踱步。一看见我,他马上就过来说:
 
    “白风,表哥他们正在开会,等会应该能有消息……”
 
    看着阿汤,他也是一脸担忧。我本有一肚子的话想问他,可我知道,他和我一样,也什么都不清楚。
 
    见我俩都不说话,燕九在旁边宽慰说:
 
    “哥,说不定是警察搞错了呢……”
 
    燕九话没说完,自己就先闭嘴了。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联系不上刘功成。同时,警察都已经这么通知了,这件事基本就是定型了。
 
    我们三人都不在说话,就在原地抽着烟,耐心的等待着张泽林。
 
    过了好一会儿,就见张泽林从楼上的会议室走了下来。一见到我们三个,张泽林先是犹豫了下。接着,就低沉的说道:
 
    “阿汤,白风,已经确认了。死者就是刘功成……”
 
    尽管我们都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可这一刻,依旧是心如刀割。
 
    看着张泽林,我强忍着心里的悲痛。哆嗦着嘴唇,慢慢的说着:
 
    “张哥,我能去看看功成吗?”
 
    说这话时,眼泪始终在眼圈里打着转。我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一个好好的人,昨天还和我推杯换盏,可今天,却撒手人寰。
 
    张泽林为难的看了我一眼,他摇了摇头说:
 
    “白风,局里对这个案子很重视。我这么带你们去,肯定是不行的。你们先等等,肯定会有机会的……”
 
    其实过证据袋。就见关公符上,已经沾满了血痕。而这些血迹,就像是从我的心里滴出来一样。
 
    想想也是可悲,我给刘功成请的这道符,是想他平平安安。可带了第一天,他却遭此横祸。
 
    见我盯着平安符,张泽林在一旁沉声说道:
 
    “白风,死者临终前,手里一直攥着这道符。我们警方觉得,这可能是这件东西,对死者很重要……”
 
    “是我送他的……”
 
    没等张泽林说完,我便直接说道。
 
    “能把它送给我吗?”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